吉林快三开奖走势图表今天

  • <tr id='EOOd3c'><strong id='EOOd3c'></strong><small id='EOOd3c'></small><button id='EOOd3c'></button><li id='EOOd3c'><noscript id='EOOd3c'><big id='EOOd3c'></big><dt id='EOOd3c'></dt></noscript></li></tr><ol id='EOOd3c'><option id='EOOd3c'><table id='EOOd3c'><blockquote id='EOOd3c'><tbody id='EOOd3c'></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EOOd3c'></u><kbd id='EOOd3c'><kbd id='EOOd3c'></kbd></kbd>

    <code id='EOOd3c'><strong id='EOOd3c'></strong></code>

    <fieldset id='EOOd3c'></fieldset>
          <span id='EOOd3c'></span>

              <ins id='EOOd3c'></ins>
              <acronym id='EOOd3c'><em id='EOOd3c'></em><td id='EOOd3c'><div id='EOOd3c'></div></td></acronym><address id='EOOd3c'><big id='EOOd3c'><big id='EOOd3c'></big><legend id='EOOd3c'></legend></big></address>

              <i id='EOOd3c'><div id='EOOd3c'><ins id='EOOd3c'></ins></div></i>
              <i id='EOOd3c'></i>
            1. <dl id='EOOd3c'></dl>
              1. <blockquote id='EOOd3c'><q id='EOOd3c'><noscript id='EOOd3c'></noscript><dt id='EOOd3c'></dt></q></blockquote><noframes id='EOOd3c'><i id='EOOd3c'></i>


                仙人后裔 第三百七十一章 魔山之秘

                    面临人生最艰难的一个选择,方贵很认真的打量了一下太白宗主的表情。

                    只见这时候宗主正老怀甚慰,满面笑意,眼中有些小小的戏谑之意,仿佛是一个长辈出其不意之下揭开了小辈蹩脚掩饰时的得意,嘴角上翘,说明他此时心情是真的不错,说话时身体稍向前倾,表示在跟自己说悄悄话,那便是不想曝露这个秘密,脸却微抬,露出了些许得意〗之态,而他的左手,则是轻轻放在了案上,这是一个下意识里想要挺腰扬身的动作……

                    于是方贵有答案了。

                    宗主此时心情□ 不错,看样子没把那事太放在心上,而且他很有△信心,真个觉得已经将自己前前后后这些不经意露出来的破绽都想明白了,而且这么大年纪的人了,一下子拆穿了自己的小秘密,他居然还真◎感觉有些得意,至于他的腰身微微拔直,就更说明了问题……

                    方贵早发现了,宗主的个也不是很高,所以他得意时,腰身都是要多直有多直的。

                    反倒是宗主要与人动手时,腰身则是稍稍一躬,这是在蓄势了……

                    ……嘿这老狐狸,终于让自己捉摸到了一点小动作了。

                    于是想到了这里的方贵,脸上便露出了讶然的表情,惊道:“宗主你居然都知道?”

                    这时候的宗主如此得意,拆他的台怎么行㊣?

                    ……

                    ……

                    “是你自己藏的太█不严实了,实在不是一只做狐狸的料啊……”

                    太白宗主笑了笑,虽然有些得意,但也见好就收,从来不会得意过了头,笑着看了方贵一眼之后,便清了清嗓子,脸色也稍稍郑重了一些,道:“正因为之前便怀疑这东西在你身上,所以我才没有强行留幽冥道等安州大宗宗主跟着我们,以免又∮凭白惹出了麻烦!”

                    然后他面上也起了些疑惑:“不过我还是好奇,这东西你是怎么搞到自己身上的?”

                    这时候看他的表情,倒是真的不解,想想也是,那可是魔山洞府里面的秘宝,无论是对安州各大仙门,还是对尊府来说,都是必争的要物,安州仙门为了夺得此秘宝,不惜与尊府翻脸,而尊府为了夺此异宝,则不惜消耗十几位长老的性命,实在是不在意任何代价了。

                    但就是让两边大势力都这么眼红的东西,居然到了方贵的身上?

                    最关键是这小子居然还隐藏着不说,实在胆大包天,自己罚他几万灵精,过分么?

                    “不是我搞来的啊……”

                    方贵瞪大了眼睛解释:“是别人给我送过来的!”

                    太白宗主一听就懵了:“胡说八道,这等神物,谁会送来给你?”

                    “真的,就是尊府那个白天道生给我的!”

                    方贵一脸的认真,将白天道生与自己大战,最后想用大音杀咒镇压自己,借了那一只怪眼,进入自己识海,最终被自己以归元不灭识击败,然后怪眼却留在了自己识海的事情细细讲了一遍,不过他也知道轻重,白天道生最后死在了道宫之中的事情却不说,只说白天道生想要绝灭自己神识而不成之后,便受到了大音杀心咒反噬,因此落得神魂破灭,烟消云散了。

                    “竟是如此?”

                    太白宗主细听了一遍,也有些惊叹,末了却是望着方贵,感慨道:“那白天道生的资质,其实也只一般,真要论起来,他怕是还不如那个叫苍日薄的小孩子,只是矮子里面拔将军,这一代的安州尊府,没有多少真正奇才,这才把他提了上来而已,不过饶是如此,他毕竟也是安州尊府花大心血培养出来的,能够修炼成大音杀心咒,更说明他修行甚下功夫……”

                    “只可惜,他死的太冤了……”

                    “冤?”

                    方贵神色古怪的抬起了头来,心想我好容易弄死了他,你却说他冤死的?

                    太白宗主苦笑了一声,道:“那白天家的孩子虽然在我瞧来资质一般,但他做了这么久的尊府小辈第一人,想必气性也是高的,必定是那种以成仙得道为目标之辈,而他斗法之时赢不得你,便也觉得你很不凡,想着你定然与他一般执念,结果却没想到,你的执念,不过是留在家Ψ 里过自在小日子的不争气样子,这大音杀心咒攻伐的重点,从一开始就搞错了……”

                    “他所认为的破绽,对你来说恰不是破绽,他又怎么会不输?”

                    “这输的又怎能说不冤?”

                    “……”

                    “……”

                    对⊙于宗主说的,方贵也不知道对不对,但一看宗主满怀信心的样子,便知道还是不要纠正他的好,心里还定了主意,反正以后每当不知道宗主对不对时,就当是对的▲好了……

                    “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那怪眼就留在我识海里了……”

                    方贵慢慢说着,一脸自己也不是很懂的模样。

                    “呵呵,玄崖三尺大概也想不到事情会有这等变数吧?”

                    太白宗主自己心里的许多疑惑倒是解开了:“难怪最后玄崖三尺会说那魔山秘宝不在尊府↓手中,因为那时候,这秘宝已经在方小子的识海之中了,而他当时派雪女出手,其实也是想出其不意的将这秘宝夺回去,至于后来,他偷袭失败,却不肯当众说出这个秘密,则是因为事情已经到了那一步,说出来反而对尊府不利,不如事后伺机再偷偷抢回去了……”

                    “那时候他倘若说了出来,反而会引起安州仙门的警惕,合力保这小子,而且当时他不知道那三位前辈在不在左近,若是他们亲自出手争夺,尊府便毫无胜算了……”

                    “只是最终,他还是没有抢回去,反而又折了三位大鬼神!”

                    “……”

                    “……”

                    前后捋顺,一一对上了号,太白宗主一颗心也微微放下了。

                    有那么一刻,就连他也以为不可能◣夺得这至关重要的秘宝了,结果一转眼,却发现这秘宝就在自家弟子的身上,这可真是意外之喜,感觉这秘宝就像是路上捡的一样……

                    而放心之后,他也终于起了些好奇心,认真问方贵道:“这秘宝……究竟是啥玩意儿?”

                    “啥玩意儿?”

                    方贵一听都有点懵了:“你天天秘宝秘宝的说着,结果却不知道它是啥?”

                    太白▅宗主笑的有些无奈,道:“你有所不知,这魔山秘宝,来历极其神秘,甚至连这些魔山,来历也不清不楚,这些应该都关系到了一些非常大的秘密,吾等诸州仙①门,各守魔山,防范着魔山妖物出来作乱,但也一直在试图参研魔山,解开魔山的秘密,久而久之,数千年来,倒也有了不少心得,其中一个便是,这魔山之中,似乎都封印着某些神秘的洞府!”

                    “洞府?”

                    方贵听得有些好奇:“有人在里面修行?”

                    太白宗主缓缓摇头,道:“有些事情,太过玄奥,还一时无法给你解释,不过这些洞府,都是封印在魔山最深处的,轻易不会现身,世人对它们的了解,也十分浅薄,惟一能确定的是,这些洞府,都极为古老,甚至有些已有十万二十万年之久,远非吾等想象……”

                    “十万二十万?”

                    方贵听着都傻了:“那时候我才多大?”

                    “那时候还没有你!”

                    太白宗主瞪了他一眼,示意他老实听着,又道:“这些古老的洞府十分神秘,层层封印,难以解开,无法触及,不过数千年来,无数聪明绝顶的前辈同道参研,也渐渐发现,这些□ 洞府的封印与魔山同源,每当魔山苏醒,妖魔肆虐之时,洞府的封印便越薄弱,所以渐渐的,便也有人开始打起了那洞府的主意,想要趁着魔山苏醒之时,打破封印,进入其中……”

                    “有人成功啦?”

                    方贵微微瞪眼,有些好奇。

                    “应该是有人成功了,或许还不少……”

                    太白宗主过了一会,才叹了一声,道:“人间渐渐有传言生起,说是洞府之中,别无他物,但却多会有一件秘宝,或是一样道卷,难以参悟,这些消息,也不√知是谁,或从哪里流传出来的,但既然开始有了这样的传言,而且遍布诸域,又活灵活现,想必便是有一些道统,早就已经取得秘宝,只是怕引起麻烦,秘而不宣而已……”

                    方贵好奇了起来:“怎么取的啊?”

                    “他们取得秘宝的方法,又如何肯告诉他人?”

                    太白宗主无叹的叹了一声,道:“不过,应该也皆与剥弱魔山封印有关『吧……”

                    “其实,这一次云国魔山苏醒,便是安州尊府布的一个局,他们故意引得云国魔山苏醒,不加阻拦,甚至是故意压制〗云国仙门,放纵魔山妖魔出来作乱,刻意纵容,使得最后整个云国都化作了妖魔肆虐的魔域,目的便是为了打开那个洞府,并且取出其中的东西……”

                    “尊府的局……”

                    方贵听着这些话,怔怔想着:“那云国的人……”

                    “不错,云国上下】所有人,都是牺▼牲品,只是为了取到这秘宝所付出的代价而已!”

                    太白宗主脸色稍沉,冷声道:“天元诸地,有人、仙之分,有高、下之别,但无论哪里,便是那贫脊西荒,也重人命,哪敢做ㄨ出这等丧心病狂之事?放眼这偌大天下,也惟有北域,也惟有尊府,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拿一国之百姓,换一件魔山秘宝吧……”

                    “那破眼珠子◣,居然浪费了……那么多人命?”

                    方贵听着宗主的话,心里不由得微微一◤堵,甚至觉得有些恐慌。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