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合数质数什么意恩

  • <tr id='LDQwvd'><strong id='LDQwvd'></strong><small id='LDQwvd'></small><button id='LDQwvd'></button><li id='LDQwvd'><noscript id='LDQwvd'><big id='LDQwvd'></big><dt id='LDQwvd'></dt></noscript></li></tr><ol id='LDQwvd'><option id='LDQwvd'><table id='LDQwvd'><blockquote id='LDQwvd'><tbody id='LDQwvd'></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DQwvd'></u><kbd id='LDQwvd'><kbd id='LDQwvd'></kbd></kbd>

    <code id='LDQwvd'><strong id='LDQwvd'></strong></code>

    <fieldset id='LDQwvd'></fieldset>
          <span id='LDQwvd'></span>

              <ins id='LDQwvd'></ins>
              <acronym id='LDQwvd'><em id='LDQwvd'></em><td id='LDQwvd'><div id='LDQwvd'></div></td></acronym><address id='LDQwvd'><big id='LDQwvd'><big id='LDQwvd'></big><legend id='LDQwvd'></legend></big></address>

              <i id='LDQwvd'><div id='LDQwvd'><ins id='LDQwvd'></ins></div></i>
              <i id='LDQwvd'></i>
            1. <dl id='LDQwvd'></dl>
              1. <blockquote id='LDQwvd'><q id='LDQwvd'><noscript id='LDQwvd'></noscript><dt id='LDQwvd'></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DQwvd'><i id='LDQwvd'></i>


                正文卷 第365章 ?喜极而泣

                    金熙妍接过点心,只见院子里已经走过来一个丫鬟,赶紧将金熙妍还未抓热的点心接了过去,笑盈盈地屈膝施礼,喊了一声:“给表小姐请安。”

                    金熙妍觉得自己的脑子有些懵,但好在很快就被引进了一个房间,一进门,就赶紧到一阵清凉的气息迎〓面而来。

                    房间里除了王妃汪玲珑和自己家夫人苏劲松之外,还坐着一个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小的女孩子,一身的镂金丝钮牡丹花纹蜀锦衣,里面是玉白色软银轻ζ 罗百合裙,头上是双丫髻,看起来还未及【笄,比自己要小些。却比自己长得要漂亮许多。

                    金熙妍稳了稳心神,走上前去,给王妃◇请安,然后给苏劲松请安。

                    只听王妃轻笑着说道:“这个是我的大女儿,名唤绮罗,比你小两岁”

                    “还不赶紧给绮罗郡主请安。”是苏劲松的声音

                    金熙妍又赶紧给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姑娘屈膝行礼。

                    只见那姑娘也起身回礼,声音清脆而婉转,十分好听。

                    “熙妍姐姐不必拘礼,叫我绮罗便是了。”

                    金熙妍哪里敢,赶紧恭敬地唤了一声:“绮罗郡主万安。”

                    王妃招呼金熙▅妍坐下,金熙妍则心里大松了一口气,走到苏劲松身边的椅子上坐下,却不敢满坐,而是像一般的大家闺秀一样,只坐了凳子的三分之一,好在这个坐姿她从小就练习,虽然她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但是父亲的教导却是十分的严苛,她一刻也不敢懈怠。

                    “本来今天绮罗是要去学堂的,但是听ω 说小松要来,便赖着不肯去,说是想她伯母了。”

                    金熙妍不敢接话,虽然知道这△话一定是对自己说的,但是自己却没有那个资格接话,毕竟自己不过是名义上的远亲,就算是真的亲戚,那也得王妃将自己当做秋家的亲戚才是。

                    “熙妍姐姐,让母妃和伯母聊,我带着你出去走走。”

                    绮罗站起身来,金熙妍发现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姑娘,身高却和自己一般无二,看来从小看福窝窝里长大的孩子就是不一样啊。

                    金熙妍还是看了看苏劲松,倒是王妃说话了。

                    “去吧,去吧,我和你表婶说会儿话,你们年轻人坐在这里,也会嫌闷,一会儿吃饭的时候你们再回来也不是,院子里姐妹们多,和他们一处去玩儿吧。”

                    绮罗主动上前牵着金熙妍的手,笑盈盈对王妃和苏劲松说道:“知道了,我会照顾好熙妍姐姐的。”

                    说完牵着金熙妍的手便往门外走,恰在此时,两个丫鬟端着方才金熙妍买的点心此刻当然是已经装在了碟子里端了进来。

                    金熙妍停住了脚步,绮罗因为牵着她的手也只好停下了脚步。

                    “夫人,那白玉藕粉糕你虽然喜欢吃,但到底是不容易克化的,一会儿还要吃饭,所以不要多吃了。我还给王妃买了您喜欢吃的▆一口酥,您也尝尝。”

                    苏劲松和王妃微笑着点点头,看着绮罗牵着金熙妍的手出门去,这时,王妃叫过站在自己一旁的一个丫鬟低声说了几句,那丫鬟也跟着出去了。

                    “无痕这个表侄女倒不像是从小地方来的,人情世故举手投足都像是专门学过练过的。”

                    苏劲松点头,道:“姐姐说的是,如今我将三妹放在庄子上,就是让熙妍和她的母亲一边照顾着,一边打理庄子。她很妥帖。”

                    王妃笑了笑,:“我看这个年纪,你怕是想留也留不了几年了,既是投靠了你和无痕,那么你有没有想过她以后怎么办啊?”

                    苏劲松一边吃着碟子里的点心,一边想起之前在马车上给自己相公说的话,苦笑一声,道:“唉!还真是不知道。”

                    王妃将一块点心最后一点放在嘴里,然后喝了一口水,细嚼慢咽之后,用帕子擦了擦嘴角,这才说道:“不急,不急,到时候若是我这边有何时的,不妨给她看看。”

                    苏劲松便将之前在马车上同相公的话告诉了王妃,王妃思忖片刻,道:“确实不合适,我看这个姑娘是个心气高的,一般的人家怕是看不上,但是她这样的出身,若不是投靠了你们,别说找一个像样一点儿的人家做个妾室,就算是找一个举人秀才殷实一些的人家做个正室,说不一定都难。”

                    正在这时,听门外丫鬟说道:“表小姐怎么回◥来了?”

                    王妃和苏劲松对视一眼,便没有继续说下去,很快就看见金熙妍急匆匆进来,先是给王妃施礼,这才走到苏劲松身边低声道:“夫人,庄子上有些事,我先回去╳一趟。”

                    苏劲松〇脸一沉,道:“什么事?”

                    金熙妍看了王妃一眼,道:“说是三姑娘自缢了。”

                    苏劲松脑子嗡地一下,身子一颤就要倒下,金熙妍赶紧扶住,道:“夫人别急,已经救下了,没有大碍,您也别过去了,我带着张奇还有大牛哥过去看看就是。”

                    王妃也是听见了,便道:“金姑娘说的是,你去也是帮不上什么忙,先让他们过去看看是个什么情况再说,这么热的天,来回奔波可是受不了。”

                    金熙妍正要『离开,王妃道:“辛苦你了。”

                    金熙妍连声称不敢,便退下了,走到门外,方才一脸焦急的神情里却透出了一丝淡淡的忧伤来。

                    等金熙妍走了,苏劲松却一直觉得胸口闷闷的,王妃也看着她的脸色不好,便让丫鬟去叫太医过来看看,然后将人将苏劲松扶到靠窗的软塌上躺下。

                    “你也别着急,好在没有出什么问题,实在不行,找个人家将她嫁了算了。”

                    苏劲松苦笑一声,道:“好姐姐,可是那孩子才十三岁啊”

                    王妃笑了笑,道:“那又如何?我母亲▂就是十三岁嫁给我父亲的。”

                    苏劲松一愣,忍不住笑了,道:“可是你父亲出征在外打仗,一打就是三年啊。”

                    王妃像是想到了什么,道:“要不我们也给三姑娘找一个武将好了。”

                    苏劲松不々解,道:“不行,不行,我家那姑娘万一等那武将出门◥打仗做出什么……万万不行。”

                    王妃却是狡诈一笑,正要说话,门外丫鬟却道:“刘太医来了。”

                    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医提着一个药箱缓步走了进来,照例的请安寒暄之后,就坐在苏劲松身边的一个凳子上给苏劲松请脉。

                    就在刘太医正在苏劲松请脉的时候,得到了消息的秋无痕和朱祁也从书房过来,等在了一旁。

                    片刻之后,只见刘太医面有喜色起身,直接对着秋无痕说道:“给秋大人道喜了”

                    不等秋无痕反应过来,王妃@ 却是明白了过来,立刻站起身来,道:“刘太医,你说明白一些,是不是我这个妹妹有身孕了?”

                    王妃的话一出口,让秋无痕和苏劲松顿时身子一个激灵,同时望向对方,一脸的不可置信。

                    朱祁也说道:“对对对,刘太医,你确定是嫂夫人有喜了?”

                    刘太医点头,道:“虽然时间不过月余,但是我但断定,秋夫人确实有喜了,只是时间尚短,且不可动气,要好好调理,夫人的身体不错,年纪也正好合适,好好养着便是。”

                    秋无痕快步走到苏劲松面前,也顾不得身边还有人了,高兴地将自己的妻子涌入怀中,道:“哈哈哈,小松我要当爹了。”

                    大家听罢,都不由地笑了起来。

                    刘太医道:“我知道秋大人从前在太医院的时候就是医术了得,虽然如今不再太医院了,可是我们还是希望您能常常回来指教一二的。”

                    秋无痕这才放开妻子,起身施礼,连说不敢,将刘太医送出去之后,王妃看见自己的丫鬟在门外张望,便说道:“王爷,我们先出去,让他们两个说说话。”

                    朱祁便跟着自己夫人出去了,房间里只留了秋无痕和苏劲松二人说话。

                    王妃走出门,将自己的丫鬟带远了一些。

                    “怎么样?”王妃问道

                    “回王妃的话,郡主带着金姑娘去了自己院子「里,别的院子里的小姐们并没有过来,有些去学堂还没有回来,有些推说有事,郡主也没有在意,不过和金姑娘说一些京城如今时新的首饰和衣服,并没有说别的什么,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奴婢看见方才金小姐过来的时候,在门口站了一会儿,当时门口〓伺候的玉竹正好走开了,奴婢也不知道她在门口站了多久,我到的√时候,正好玉竹老远过来,大概也是看见了,便大声的叫了她,她这∞才进门去了。”

                    王妃没有说话,扭头看了看门口的方向,挥了挥手,那丫鬟便走开了。

                    不一会儿,秋无痕从房门里出来,王妃过去,见秋无痕一脸欢喜,便也笑着说道:“你看你说的没错』吧,只是这样一来,我倒是觉得你还不如早些出发的好,争取早去早回,这样兴许还可以赶回来陪着妹妹,到底是第一个孩子,你不在身边总是不好的。”

                    秋无痕点头,道:“好的,王妃,我去和王爷商量一下,劳烦您再↘陪陪小松。”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