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快三开奖结果江苏

  • <tr id='rp9Fmh'><strong id='rp9Fmh'></strong><small id='rp9Fmh'></small><button id='rp9Fmh'></button><li id='rp9Fmh'><noscript id='rp9Fmh'><big id='rp9Fmh'></big><dt id='rp9Fmh'></dt></noscript></li></tr><ol id='rp9Fmh'><option id='rp9Fmh'><table id='rp9Fmh'><blockquote id='rp9Fmh'><tbody id='rp9Fmh'></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rp9Fmh'></u><kbd id='rp9Fmh'><kbd id='rp9Fmh'></kbd></kbd>

    <code id='rp9Fmh'><strong id='rp9Fmh'></strong></code>

    <fieldset id='rp9Fmh'></fieldset>
          <span id='rp9Fmh'></span>

              <ins id='rp9Fmh'></ins>
              <acronym id='rp9Fmh'><em id='rp9Fmh'></em><td id='rp9Fmh'><div id='rp9Fmh'></div></td></acronym><address id='rp9Fmh'><big id='rp9Fmh'><big id='rp9Fmh'></big><legend id='rp9Fmh'></legend></big></address>

              <i id='rp9Fmh'><div id='rp9Fmh'><ins id='rp9Fmh'></ins></div></i>
              <i id='rp9Fmh'></i>
            1. <dl id='rp9Fmh'></dl>
              1. <blockquote id='rp9Fmh'><q id='rp9Fmh'><noscript id='rp9Fmh'></noscript><dt id='rp9Fmh'></dt></q></blockquote><noframes id='rp9Fmh'><i id='rp9Fmh'></i>


                朕,掀桌子! 第195章 给大宋当狗,就是最大的荣幸

                    面对祖国积弱,有人放弃鹰酱家给出的种种好处也要回国研究蘑菇,有人〗喊出为中华之崛起读书并为之奋斗一生。这样儿的人,人民』会记住他,纵然死去也能名垂万古。

                    有的人,会觉得滋油冥煮的空气更香甜。这样儿的人,人★民也会记住他,纵然活着也会遗臭万年。

                    金◥富轼是后者。

                    金富轼并不是没有怀疑过这两个书生是大宋派出来■的反间,然而这个怀疑仅仅维持了一刹那的时间便烟消∮云散。

                    或者说,金富轼更希望这两个书生是大宋派出来的反间,因为有反间来拉拢自己,就代表自己还≡有值得拉拢的地方。

                    “自己并不是要卖掉高丽,而是要让高丽成为大∩宋的一部分!这是高丽的荣幸,也是♂拯救高丽!”

                    一想到这里,金富轼就越发的心安理得,对待两个书生的态度也就越加亲近。倘若不是碍于朴成性在场的原因,金富轼倒恨不得直接把高丽现在所有的情报都告诉这两个书生▂。

                    “恨只恨,金虏欺我高丽太甚,而高丽又不如大宋。”

                    金富轼试探着道:“若高丽为大宋之@地,金虏又岂敢如此?”

                    李姓书生和陈姓书生没有接金富轼的话茬,朴成性却脸色大变,望着金富轼的目光中满是恨意,却又夹杂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意味。

                    待金富与李姓书生和@ 陈姓书生约好过两天同游汴京,两人一起回到客栈之后,朴成性便终于按△捺不住了,死死的盯着金富轼道:“你今天♀说的那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金富轼冷哼●一声道:“什么那些话?什么什么意思?”

                    朴成性道:“你休要装疯卖傻。我问你,你说恨︻不能生中国,又说高丽若是为大宋之地,金虏又岂敢如此,这些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金富轼道:“大宋百姓可以随意编排他们的皇帝,我高丽◥百姓可敢编排王上一句不是?若是有人敢传一些类似东宫娘娘烙大饼之类的传言,你猜王上会怎么做?

                    还有,这一路上,你看到他们的百姓是什么样子了么?你看看,看看他们是如何挺直腰杆的?再想想高◥丽,高丽百姓的腰杆,何曾像他们▲一样挺直过?

                    在我看来,大宋的百姓是真正的人,而高丽的百姓,不过是王构治下的贱民罢了!

                    同样是被金兵打了草谷,大宋百姓会被他们礼送回来,还会给两头羊做赔偿,而我高丽贱㊣民可有地方哭诉?朝堂之上尔虞我诈,又有谁在乎我高》丽贱民的死活?

                    换做是你,你想▓做大宋贵人,还是想做高丽贱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

                    朴成№性低声咆哮道:“你这是在出卖高丽!”

                    “我这是在拯救高丽!”

                    金富↘轼猛然抽了朴成性一记耳光,训斥道:“如果你不是我的妻弟,你现在又哪里还有命站在这里跟我这么说话?

                    你ξ给我记着,王构救不了高丽,妙清他们那些废物同样救〓不了高丽!能救高丽的,只有我!我想要拯救高丽,我想让高丽的百姓也能像大宋的贵民一样挺直了腰杆!”

                    “可是,给大宋当狗的高丽,还能算◣是高丽吗!”

                    朴成性低声叫道:“你这跟李资谦那套给金虏当狗的做法有什么不同!?”

                    金富轼却反问道:“给大宋当狗有什么不好?高丽国〓小民寡,想要夹在大国之间求生,便唯有事大一途∩,这是高丽的宿命!能∞给大宋当狗,是高丽最大的荣幸∑!

                    最起码,大宋这个主〓人远比金虏要富裕得多,你还有吃肉的机会!本官宁肯做大宋富贵的卐狗,也不愿做高丽的贱民!”

                    说完之后,金富轼又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双目失神的嘟囔道←:“你知道最可怕的◆是什么吗?”

                    不待朴成性发问,金富轼便自问自答的说道:“最可怕●的是,高丽现在就像一只在外面跑惯了的野狗,跑来跑去,却连自己的主人是谁╲都不记得。再这⌒么下去,当主人回过神来之后,还会留着这样儿一只没用的狗吗?”

                    朴成性却〒反驳道:“你不记得高句丽了么!高丽,一样可√以是海东大国!”

                    金富轼㊣ 却呵的冷笑一声,说道:“高丽人的祖宗是新罗人,百济人,跟高句丽又有什么关系?更何况,高句丽如今何在?”

                    被金富轼这么一问,朴成性顿时也瘫坐在了椅子★上,喃喃的道:“高句丽,早已经被大唐灭国了。”

                    金富轼嗯了一声,问道:“如今的大宋,就是下一个╳大唐,难道你想要高丽也成为下一个高句丽?”

                    朴成性却不死↘心,依旧在垂死挣扎:“还有金国!如今宋金之间尚在僵持,宋国又一向软弱,你慌慌然☉下注,便不怕竹篮打水一场空么!”

                    金富轼却莫名Ψ 其妙的笑了。

                    “胡人岂有百年之国运?”

                    金富轼道:“宋国之弱,只在Ψ其官家。如今大宋官家勇武不凡,混一寰宇也只∴在反手之间,现在不▃下注,难道还要等金国被灭,轮到高丽的时候再下注么?”

                    说完之后,金富轼又摆了摆手,说道:“待会儿我要见一见潜伏在汴京的探子,你也正好听一听,也借着∞这个机会好好想一想。要想拯救高∩丽,光靠我一个人是不行的。”

                    ……

                    化名为朴金刚的朴精光尽管平日里出手阔绰,可是ζ 汴京中识得朴精光的却大都称呼一声朴二饼,便是指他的脸不似宋人,反而生就一副典型的高丽脸,就好似长了几个窟窿的芝麻烧饼一般。

                    只是朴精光此时再不见往日的豪爽阔绰,反而两条腿都在打颤。当然,除却那些英雄好汉之外,但凡是个普通人,任凭谁的脖子上被人架着一把削铁如泥的匕首,只怕都很难保持镇定。

                    “小的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他确实没发出召集小人的信号。”

                    朴精光哭丧着脸,拼命解释着眼前这事儿跟自己没关系:“小的知道的都已经交待过了,那姓金的还没来汴京之前,小』人就没出过咱们皇城司的大牢,自然也不可能给他传递消息啊!”

                    而朴○精光身后持刀的大汉却丝毫不为所动,反而稍微用力一压手中的匕首,冷笑道:“希望你☆没有说谎,要不然还得脏了老子的手。”

                    “是,是,是。”

                    朴精光不敢动弹分毫【,生怕大汉手中的匕首再往下压上那么几分,当下只得连声附合道:“小人贱命一条,脏了上官的手可就不好了。”

                    大汉冷哼一声,倒是将压在朴精光脖子上◤的匕首松开了,又冷笑一→声道:“今天晚上他若是见了你,咱们都省事儿。要是今天晚上他不见你,你就跟着大爷一起在这里喝冷风吧。”

                    “是!是!”

                    朴精光连声应是,又从怀中掏出一叠宝钞递给大汉,赔笑道:“小的在这里喝风是应当的,倒是连累了上官,小小意思,不成敬意,还望上ㄨ官笑纳?”

                    大汉却没接朴精光手中的宝钞,反而训斥道:“这是你该得的,老子还能要你的钱?收起来吧。”

                    待朴精光将宝钞收起来之后,大汉又接着道:“待会儿若是见了金富轼,你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若是出了漏子,要小心的可不仅仅是你在汴京的◎那个小妾还有儿子,还有你在开京的父母妻儿!

                    若是一切顺利,你的父母妻儿自然有¤人替你接到汴京来养着,你儿子也能进到社学去读书,其他人也不会知道你ω高丽探子的身份,只会以为你是走了狗屎运才得到了大宋卐的户籍,懂?”

                    朴精光赶忙应道:“懂!懂!小人晓得々利害,请上官放心!”

                    话音刚落,朴精光便指着不远□ 的客栈叫道:“上官且看,金富轼已经将召唤小人的灯笼挂起来了!”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