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三上海走势图

  • <tr id='SxtY7w'><strong id='SxtY7w'></strong><small id='SxtY7w'></small><button id='SxtY7w'></button><li id='SxtY7w'><noscript id='SxtY7w'><big id='SxtY7w'></big><dt id='SxtY7w'></dt></noscript></li></tr><ol id='SxtY7w'><option id='SxtY7w'><table id='SxtY7w'><blockquote id='SxtY7w'><tbody id='SxtY7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SxtY7w'></u><kbd id='SxtY7w'><kbd id='SxtY7w'></kbd></kbd>

    <code id='SxtY7w'><strong id='SxtY7w'></strong></code>

    <fieldset id='SxtY7w'></fieldset>
          <span id='SxtY7w'></span>

              <ins id='SxtY7w'></ins>
              <acronym id='SxtY7w'><em id='SxtY7w'></em><td id='SxtY7w'><div id='SxtY7w'></div></td></acronym><address id='SxtY7w'><big id='SxtY7w'><big id='SxtY7w'></big><legend id='SxtY7w'></legend></big></address>

              <i id='SxtY7w'><div id='SxtY7w'><ins id='SxtY7w'></ins></div></i>
              <i id='SxtY7w'></i>
            1. <dl id='SxtY7w'></dl>
              1. <blockquote id='SxtY7w'><q id='SxtY7w'><noscript id='SxtY7w'></noscript><dt id='SxtY7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SxtY7w'><i id='SxtY7w'></i>


                诸边之卷 第二百二十四章 回归前夕

                    奉天十∑ 年八月。

                    陆氏汤泉津码头,海湾里,停靠着几艘巨舟。

                    人声鼎沸,锣鼓喧天。

                    正在举行祭拜海神的仪式,明日,文总院一行,就要☆离开此地返程回中原。

                    甚至关东御领丰田仲任和关中管领深田殿都亲自来石见为文总院送行。

                    当然,明日后,丰田仲任自然有齐人东海百行的海船送其回自己领地,免得路途上被人所害。

                    ……

                    曾经的汤泉津禅院已经更名为“陆氏公馆”,“陆〖氏名田领”,第一任代理名主为深田恭子,她也准备暂◇时留在此间,关中几国之事,则先由田山角重打理。

                    其实深田恭子还是有些不ω 情不愿的,但毕竟不能违拗“文总院”的意思。

                    此时公馆母屋之中,陆宁正搂着小公主“东阳”逗弄,牙还没长出来的小家伙一副傲娇不爱搭理陆宁的样子,但倒也不哭,反而时常挣扎要从襁褓○中往外看。

                    黄宝仪生了个女儿,倒是令陆宁松口气,不然,必然回到中原就要送去永宁处扶养,会令黄宝仪这小丫头很失落。

                    陆宁身【侧斜刺,跪坐着容真大和尚。

                    两侧,跪坐着满满堂堂▅两排人,左侧依次是京都上使院上使陶邑轩、丰田仲任、真冬姬,右侧,依次是深田恭子、石见上使院上使高义行」、石见守须佐田卫。

                    深田恭子,脸色就有些不太好看。

                    哪◤怕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排在右∞首第一,好像身份比石见上使高义行和石见守须佐田卫还要高一样。

                    不过,更奇怪的是两名齐人上▆使,都是脸上放光激动无比,甚至屁股都微微翘起,按照中原礼仪,这就不是“坐”,而是跪了。

                    陆宁逗弄着东阳,左右看看,笑道:“朕此来△东瀛,由东莱入,自石见出,辗转数千里,也算看遍了东瀛风土,历时年半ㄨ有余,明日,终于Ψ要回故土,以后,这里的一切,就偏劳诸卿了。”

                    他这话是用中原语所说,陶邑轩和高义□ 行立时伏地,屁股撅的高高︽的,齐声喊:“是,臣等肝脑涂地!”

                    昨日,他们私下被召见,才知道圣天子便在东瀛,而且,是从去◆年春季东征伊始,便来了东瀛,好似是以大将军武定邦的身份,有时候,也假借文总院身份行事,武大将军,可能就是圣天¤子的化身,文总院,倒是真有其人。

                    当然,这些也不是他们两个思考的重点,重点是,他们两个小小五品官¤员,而且,是外派之使节,却能得慕天颜,且不是远远的在金銮大殿,而是私下面圣,这是何等尊荣之卐事?两人激动的,都一↓夜未睡,现在,还都处于强烈的亢奋中,没有半点困意,且精神分外抖擞。

                    陆宁看了身侧容真大和尚,笑道:“说与我的这些东◥瀛朋友们听,我今日说的话,本也№是对他们说的。”

                    容真忙念声佛号,便叽里咕噜翻译起来。

                    深田恭子、丰田仲任▼和须佐田卫,听不懂这位“班大人”说什么,但见两位齐人上卐使对“班大人”的叩拜≡大礼,都暗自心惊。

                    便是深田恭子知道“班大人”真正的身份是文总院,但也有些吃惊,中原←下官对上官,要如此↑谄媚么?毕竟,仅仅一品两阶之差而已。

                    总院为正四品,东瀛各上使馆上使,均是正五】品。

                    而此时容真⌒缓慢转述陆宁言语,深田恭子、丰田仲任、须佐№田卫三人,都呆若木鸡。

                    中原大」皇帝啊,竟然就坐在此间,而且,是三人都见过的人。

                    区区一万部族兵便横扫东瀛的强大帝国之主,而这个庞大而强盛的帝国,能动∑ 员的类似来东瀛战斗力的武装,怕能有数百万,更为精悍的中原正卒,便有数√十万之众。

                    如此强大到不可想象的庞大帝国的主人,此刻,就端坐在这里,哄着女儿,和众人唠家常。

                    这可不如梦似幻,做梦一般?

                    深田恭子,更是香涎都险些淌落,看她震惊转为欣喜随之又极为失落的神情,大致也能知★道她的心理变化。

                    陆宁看向她,笑了笑:“以后你在此间帮我经营名田,须佐卿和高卿该当全力帮助你。”

                    陆宁还是说的中原语言,容■真在旁翻译。

                    高义行再次撅屁股稽首,“臣愿肝♀脑涂地!”

                    须佐∮田卫听了容真大和尚的话,也有样学样,如同高义行一样,撅屁股稽首,叽里呱啦,大致意思就是,尊贵无比的大皇帝陛下≡,我须佐田卫,愿意作为您的奴仆永远效忠于您,并如同对待您一样,听从深田殿的吩咐。

                    陆宁微微♂颔首,对深田恭子又是一笑〖:“关中事,你也不必▲烦忧,若遇疑难,诸上使院及东海百行,乃至安东府,都会为你做主,总不能你前脚帮我做事,后脚便被人⊙暗算。”

                    深田恭子本来俏脸数遍,震惊、欣喜、懊恼等等,此时才激灵一下反应过来,忙也伏地稽首,“是,罪奴今日才知大皇帝身份,罪该万死!”

                    此时,关中那点事,又哪里还算事情了?

                    而且深田恭子很快就意识到,这位中原天子,在此费劲力气的买下了一片名田,甚至名田经营者,地位比石见上使地位还要高,不消说,这里面也大有文章。

                    旁侧,丰田仲任渐渐从震惊中恍惚回神,突然身子一颤,忙回头看向女儿,却见真冬只是满脸崇拜的望着中原皇帝方向,而没有什么吃惊的样♀子,显然,女儿是知道齐人大皇帝真实身份的。

                    丰田仲任立时兴奋无比,当年,将这个刚出生便看得出会是绝美◆美人胚子的女儿苦训搜集情报、刺杀等等技巧,本来是希望,能将其嫁到京都,和藤氏家︼族联姻,但后来的一切,令他心灰意冷,甚至,当这个女儿不存在就是了。

                    却万万没想到,女儿最终〇侍奉之人,是这个天下最有权势的人物之一,甚至,不说其是全天下最后权势的人物,也绝对是和西域更西方的未知∩之土的强大君王们,并驾齐驱的人物,而且,西域更西的未知之地,和这▃里远隔千山万水,要说自己所见光耀能到之地,面前的男子,绝对是毫无疑问的天下霸主。

                    简直,自己曾经想过的女儿能带来的最好的帮助,也远不及现今的万▲一。

                    只是,早知如此,自己当对女儿好一些的,看现在的真冬,眼里又哪里还有自己这个父亲?

                    丰田仲任正一时欣喜若狂一时懊恼之际,陆宁的目光也看向了他,笑道:“丰田卿,真冬会随我去汴京,若你日后思念女儿,欢迎来我故乡做客!”

                    丰田仲任忙跪着挪出班列,学着中原大员的礼节撅屁股稽首,“是,是,仲任给最尊贵的大皇帝请安!真冬顽劣……”

                    容真大和∏尚咳嗽一声,“丰田御领,不得无礼,怎可言帝嫔之非?”

                    容真大和尚毕竟在中原混迹几年,可是深深知道,中原皇室的尊贵和高高在上的森严,可不是京都天皇御所可比,虽说这位真冬御未必能进入中原大皇帝内宫,但被中原︽大皇帝宠幸,那么,就有成为妃嫔的可能,哪怕你是她的父亲,从今以后,说话也万不可如此随便了。

                    丰田仲任滞了滞,立时连声道:“是,是,小奴该死!该死!”

                    陆宁点点头,笑道:“好了,你们就去吧!恭子,你留一下。”

                    陶邑轩、高义行两名上使,以及丰田仲任、须佐田卫、容真大和尚,忙都挪跪陆宁面前,稽首后起身,眼睛看着脚尖,躬身倒♀退而出。

                    丰田仲任退到木屋格栅门前时,终于忍不住,还是偷偷向女儿瞟去。

                    却见女儿已经欢快↑的起身,到了中原大皇帝身前,跪坐下来,逗弄那齐国小公主,中原大皇帝正微笑和女儿说着什么,脸上有『宠溺之色。

                    丰田仲任这才放心,也忙退出去,转身离开。

                    ……

                    抱着东阳,陆宁微笑看真冬姬逗弄这个小家伙,对自己的女儿,东瀛诸女不管是不是真心,看起来都喜欢的很,不过真冬姬,倒绝对是真心的。

                    陆宁又琢磨,辑子和资子,倒是可以称为南平和南安的玩伴,她俩比南平南安只大四岁,虚岁的话,南平、南安六七岁,资子和辑子十来岁,说起来,是一代人,也肯定能玩得很好。

                    自己倒想南平、南安学学辑子和资子某些方面的修养,还可足不出户,有两个东瀛小玩伴,多长些见识⌒。

                    “以后你想父亲了,我可遣派船只送你来。”陆宁轻轻揉揉真冬姬的巫女发髻,现今,大齐到东瀛的固定航线,若说暗礁之类,便是水文规律也摸得越发清楚,只要不是多台风的季节来东瀛,当碰不到什㊣ 么危险。

                    真冬姬轻轻点头,嗯了一声。

                    陆宁可是知道少年第一次离乡的滋味,现今真冬姬、辅子和资子、辑子已经有些不安,但毕竟还未真正离开☆故土,等明日登了船,怕四个小家伙,定然哭得稀里哗啦』的。

                    陆宁又看向深田恭子,微微一笑:“对你的能力,我很放心,你尽①信帮我办差,自有回报。”

                    深田恭子伏地稽首,“妾为陛下〓做事,是天下的荣幸,哪里敢邀一丝功劳?”

                    陆宁心下撇撇嘴,当然,自也不会多说什么。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