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彩票APP有没有正规的

  • <tr id='1ZNDoo'><strong id='1ZNDoo'></strong><small id='1ZNDoo'></small><button id='1ZNDoo'></button><li id='1ZNDoo'><noscript id='1ZNDoo'><big id='1ZNDoo'></big><dt id='1ZNDoo'></dt></noscript></li></tr><ol id='1ZNDoo'><option id='1ZNDoo'><table id='1ZNDoo'><blockquote id='1ZNDoo'><tbody id='1ZNDoo'></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1ZNDoo'></u><kbd id='1ZNDoo'><kbd id='1ZNDoo'></kbd></kbd>

    <code id='1ZNDoo'><strong id='1ZNDoo'></strong></code>

    <fieldset id='1ZNDoo'></fieldset>
          <span id='1ZNDoo'></span>

              <ins id='1ZNDoo'></ins>
              <acronym id='1ZNDoo'><em id='1ZNDoo'></em><td id='1ZNDoo'><div id='1ZNDoo'></div></td></acronym><address id='1ZNDoo'><big id='1ZNDoo'><big id='1ZNDoo'></big><legend id='1ZNDoo'></legend></big></address>

              <i id='1ZNDoo'><div id='1ZNDoo'><ins id='1ZNDoo'></ins></div></i>
              <i id='1ZNDoo'></i>
            1. <dl id='1ZNDoo'></dl>
              1. <blockquote id='1ZNDoo'><q id='1ZNDoo'><noscript id='1ZNDoo'></noscript><dt id='1ZNDoo'></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ZNDoo'><i id='1ZNDoo'></i>


                第二卷 黄巾之乱 一千三百八十三 关羽被自己的儿子说教了一顿

                    赵云能用,也必须要用,不用不足以度过最初的动荡期。

                    所以最初的动荡期中,卫军的统领权◇的确是掌握在赵云手里的。

                    但是,必须要有方式方法的去用赵云。

                    不能为此给大将松绑,让大将获得自由。

                    那么局面就危险了。

                    正好,这一次好好操作一番,说不定能一箭双雕、一口气完成卐郭瑾的全盘部署。

                    大时代里,很多人都觉得自己才是那个唯一的弄潮儿,是可以引领天下风尚的。

                    但是如果皇帝有实权,还很聪明,那么皇帝才是那个唯一的弄潮儿,其他所有人的风头都不应该也不能Ψ 盖过皇帝——只要他足够聪明。

                    其余的人只能居于其下,无法更进一步的发光发热,因为唯一的太阳就是皇帝自己。

                    张飞很明显不懂得这样的道理。

                    凯旋的路上,他不断的和身边的朋友炫⊙耀自己的军功和战绩,表示自己是那个最牛逼的人,康居国什么的根本就是渣渣。

                    他的“朋友们”要么强颜欢笑,要么翻个白眼∞转身就走,实在受不了张飞如此的嘚瑟。

                    你说你抢了大家的功①劳就算了,你小心翼翼的做人,大家能忍也就忍了,毕竟你资历深厚,你牛逼,惹不起还躲不起?

                    可是你偏♀偏跟我们玩炫耀的,你是嫌我们柠檬吃的不够还是怎么的?

                    逮到一个人就炫耀自己的战功,逮到一个人就问他自己是不是非常牛逼,是不是大魏最强悍最能打的将军,这让其他将军非常不爽。

                    张飞如此嚣张的行为,终于连他【兄事之】的关羽都看不下去了。

                    关羽的年龄比张飞大,当初和刘备一起起事的时候,他就对关羽【兄事之】,也就是把他当哥哥看待,很多年之后的现在也还是如此。

                    很多话其他人不方便说,关羽却可以说,并且可以说很多。

                    张飞别人的话不一定听,关羽的话还是能¤听进去的。

                    “益德,有些话我不得不说,你别觉得我说话难听,这些话说了⌒ ,对你有好处。”

                    大军野外休息的时候,关羽把张飞拉到自己的营帐里与他私下里谈话。

                    “什么话啊,仲兄?”

                    张飞一脸拎不清的样子。

                    “什么话?你自己心里不明白吗?这场大战子龙是怎么规划的,是怎么给你命令的,你不知道?”

                    “知道啊,但是那些康居人太没用了,我就①五千人,居然可以纵横驰骋毫无压力,他们一万多人都拦不住我,我要是不打他们,就对不起魏军的威名赫赫啊。”

                    张飞一脸的理所当然:“而且我不是打赢了吗?”

                    “你是打赢了,其他人呢?你觉得其他人到这里来只是纯粹喜欢康居的山山水水,过来踏青游玩的是不是?他们就不要军功不要赏赐的是不是?你一个人搅黄了多少人获取军功的机会?”

                    关羽一脸的恼火:“天下大定,周边的敌人基本上都被太上皇扫平了,咱们以后能打大仗的机会越来越少,获取军功的难度会越来越大,好不容易有一个,还被你搅黄了。”

                    看着关羽这副模样,张飞似乎有些诧异。

                    “战场上本来就是强者为尊,子龙的安排太谨慎了,根本不用这样的,我一个人就」能收拾他们了,而且……仲兄,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变了很多啊?以前你从来不会考虑这些事情的。”

                    张飞觉得关羽变了,关羽原本和他一样,都是很强者为尊的人,现在怎么感觉有点……谨小慎■微的感觉?

                    “以前不考虑,现在必须要考虑。”

                    关羽摇了摇头:“太上皇退位,新帝即位,情况不同了,咱们有必要做点改变。”

                    “仲兄,那你︻就更不用担心了,你家长子和新帝走得那么近,几乎算是新帝的元从老臣了,这一次不也被派到军队里锻炼了吗?陛下很看好他,你不用担心关氏的未来。”

                    “不是那么简单的一回事。”

                    关羽叹了口气:“益德,你不能总是这样想,情况不同了,新帝和太上皇是不一样的,你这样违背帅令,就算是太上皇都未必能容你,你还记得魏宵吗?”

                    关羽说了一个名字,张飞才稍微动容。

                    “记得,当年也是一起吃过肉一起喝过酒的。”

                    “你要牢牢记住,当年,咱们谁能想到魏宵会出事?他的出身,和子龙差不多。”

                    “我又不会做魏宵一样的事情。”

                    “现在已经差不多了!”

                    关羽深吸了一口气:“不仅如此,你这一次的行为得罪的可不止一个人,很多人对你不满,你却浑然不知!收敛一些吧!别觉得你资历深厚就能为所欲为!”

                    张飞皱了皱眉头。

                    虽然感觉关羽有点小题大做,但是出于对关羽几十年的信任,张飞还是稍微收敛了一下自己的行为。

                    至少没有到处找人炫耀自己的战功了,这是一大进步。

                    关羽看在眼里,稍稍放心,但还是有所▼不安。

                    这种不安来自于关羽的儿子关平。

                    他本来是没有那么好的政治觉≡悟,这点政治觉悟还是儿子告诉他的。

                    关平是接受精英教育长大的,是郭鹏自己办教育所教育出来的第一批学生。

                    他受教育程度远高于关羽,文化水平也远远㊣高于关羽,且长期在帝国政治中央接受熏陶,长期在郭瑾身边办事,就算不是专业搞政治的文官,但是也很有些为人处世的经验。

                    而且政治嗅觉也是灵敏的。

                    论及政治,关羽远远不是自家儿子的对手。

                    关平在政治上的经验№和嗅觉绝对可以完爆自家父亲,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毕竟对于一个帝国将军来说,光会打仗,是很要命的事情。

                    打了一辈子仗也不太懂得如何跟同僚处好关系的关羽这一次在战场上可算是得到了和儿子相处的机会。

                    但是这一次的相处却并没有跟他所想的那样,是父子重逢的温暖场面。

                    相反,短暂的温馨之后,关平劈头盖脸的给关羽一顿教♂育,把关羽说的一愣一愣的。

                    关平给关羽普及了一些政治常识。

                    他让关羽这个战场王者、政治青铜好好的了解了一下朝廷的局势。

                    还有新帝即位之后发起这一场战争的主要原因,以及战争策划阶段,关羽在新帝心中的麻烦程度。

                    关平能跟在郭瑾身边一起长大,是关平运气好,出生的比较早,一眼被郭鹏〓相中了,其他人就没那么好的机会。

                    比如张飞生儿子晚,没赶上那个好机会,没能和郭瑾相处,得到进一步精英∑教育的机会和接触帝国权力中枢的机会,失去了培养政治眼光的机会。

                    跟在郭瑾身边,还被授予了未来主管禁军的可能,关平△可谓是前途无量,和曹真一起被视作未来魏军当中的重要人物。

                    而张飞的儿子只能在边关磨炼。

                    但是㊣ 郭瑾对关羽那个【麻烦且不好配合】的态度让关平觉得非常不妙。

                    关平已经结婚且分家,自立门户出来居住了,某种意义上来说,关氏的事情他已经不能过多干预了。

                    他很清楚,郭瑾不喜欢麻烦且不擅长和同僚打好关系的关羽。

                    他觉得关羽这样资历深厚@却又不好用的老将非常累赘,言语中多有相让这种老将早点荣归故里安心养老的意思。

                    资历老,战功高,偏偏很有个性且不好用,这样的老将是新帝所不需要的。

                    只是新帝刚刚登基,威望不足,不好直接对老将下手。

                    这一战ξ 打下来,郭瑾是怀着想要测试一下关羽和张飞这两个老将到底能不能继续用下去的想法,如果可以用,那就继续用,不能用的话,搞不好就要被【荣耀退休】了。

                    想想曹仁,明白了吗?

                    关平的点拨让关羽茅塞顿开,关羽瞬间想明白了一些过去想不明白的事情。

                    进入郭鹏集团时的先天不足和后天自己主观上的一些弱点,让自己和张飞虽然地位高资历深厚,却▓没有很高的职位。

                    而与之相对的是比较懂政治且性格随和的于禁和张辽走得远比他远——尽管他的资历更深厚。

                    这就很能体现问题。

                    关羽一直以来都秉持着》人不犯我我不犯人的态度,但是这样的态度并不能和同僚搞好关系。

                    比如安南都护府都护司马懿,关羽就和他的关系比较僵硬,完全处不好。

                    他听说过一些司马懿的传言,比如司马懿对待上级▅比较谄媚,不是那么讲原则,所以他就很不喜欢司马懿,对他没什么好脸色。

                    非必要情况下,他尽量不和司马懿有什么接触和交谈。

                    两人实在是谈不到一起去。

                    新帝手下并不缺乏良将,相反,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新帝此时此刻比较担心的事情就是这些老资格将领会不会听话。

                    听话还好说,不听话的话,问题就很大了。

                    所以张飞闹出事情之后,关平私下里建议关羽,千万不要学张飞,不要跟上去』,而要乖乖的跟在赵云身边,做那个吃亏的人。

                    在军队行列里,只要跟在赵云身后,就一定不会是最后吃亏的人,反而可以笑到最后。

                    赵云是谁?

                    新帝的半拉丈人︽啊。

                    那么近的关系,那么好的机会,不紧紧跟在赵云身边,难道还要和张飞继续在风沙里厮混吗?

                    “现在吃亏,到了洛阳就∏未必吃亏,现在折腾得欢,到了洛阳就未必能继续欢快了。”

                    关平如此说道。

                    这让关羽陷入了沉思。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