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快三开奖结果0814018

  • <tr id='uP5IxB'><strong id='uP5IxB'></strong><small id='uP5IxB'></small><button id='uP5IxB'></button><li id='uP5IxB'><noscript id='uP5IxB'><big id='uP5IxB'></big><dt id='uP5IxB'></dt></noscript></li></tr><ol id='uP5IxB'><option id='uP5IxB'><table id='uP5IxB'><blockquote id='uP5IxB'><tbody id='uP5Ix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uP5IxB'></u><kbd id='uP5IxB'><kbd id='uP5IxB'></kbd></kbd>

    <code id='uP5IxB'><strong id='uP5IxB'></strong></code>

    <fieldset id='uP5IxB'></fieldset>
          <span id='uP5IxB'></span>

              <ins id='uP5IxB'></ins>
              <acronym id='uP5IxB'><em id='uP5IxB'></em><td id='uP5IxB'><div id='uP5IxB'></div></td></acronym><address id='uP5IxB'><big id='uP5IxB'><big id='uP5IxB'></big><legend id='uP5IxB'></legend></big></address>

              <i id='uP5IxB'><div id='uP5IxB'><ins id='uP5IxB'></ins></div></i>
              <i id='uP5IxB'></i>
            1. <dl id='uP5IxB'></dl>
              1. <blockquote id='uP5IxB'><q id='uP5IxB'><noscript id='uP5IxB'></noscript><dt id='uP5Ix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uP5IxB'><i id='uP5IxB'></i>


                正文卷 番外01(下) 麻麻,粑粑有一个大床

                    墨菲将曦曦送到杨轶这边,她其实还是很放心的,毕竟杨轶对女儿的疼爱是没得说的,上回小姑娘从爸爸家里回来之后,还跟墨菲叽叽喳喳地说了一大堆她爸爸的△好话。

                    墨菲完成了一天的工作,晚上拖着疲倦的身躯回来,便躺在沙发里发怔,一直在犹豫要不要打电话给杨轶看看〓曦曦的情况。

                    一边是她有点想念女儿,想知道小姑娘有没有玩得开心。

                    而另一边,墨菲又有点不太想和杨轶讲话……

                    “这混蛋!”墨菲脑海里浮现出了杨轶昨天跟她顶牛的样子,就忍不住有点咬牙切齿。

                    不能说完全是杨轶做错了什么,墨◆菲后来自己也反省过,她没头没脑地给杨轶塞钱,确实容易让杨轶感到反感——墨菲知道杨轶有着很强烈的自尊心,要不然,也不会一直拒绝她的资助,呆在那个又脏又臭的∴出租屋里。

                    想到这儿,墨菲脑海里浮现出了昨天看到的那一幕幕,比如杨轶家里收拾得干净整洁、井井有条的样子,比如杨轶家里那好像喷过空气清新剂一样好闻的味道……还有杨轶那刚刚洗完澡,一身肌肉鼓囊囊卐的样子……

                    墨菲想到这,顿时脸蹭得一下子红了起来,她啐了一口,慌忙摇摇头,把这丝※旖旎甩到脑后。

                    “但也不应该这么鲁莽啊!让着女人一点儿不行吗?是给你钱,希望你能过得好一点,又不是怎么样……”墨菲知道自己的做法有点欠妥,说话也是硬邦邦的,可是心里还是忍不住埋怨了一番。

                    想了很久,墨菲还是决⊙定放下了心中那股怨念,掏出手机,给杨轶拨打了过去。

                    “嘟,嘟……”在等待的时候,墨菲忽然觉得自己有点慌乱,心脏砰砰直跳。

                    不过,等的时间有点长〖,长到墨菲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打错电话号码,她收起了慌乱,将手机拿到眼前,看了看号码。

                    没错啊!

                    为什么不接电话?

                    墨菲都以为打不通了,就在最后几声】的时候,忽然,她看到手机屏幕上的显示闪烁了一下。

                    接通了!

                    墨菲连忙拿起手机,心里一阵慌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然而,耳边传○来的,是曦曦那软软甜甜的声音:“喂,你好,我是曦曦……你是麻麻吗?”

                    是曦曦?

                    墨菲松了一口气,心里稍微平静了一些,她清︾了清嗓子,说道:“咳咳,曦曦,是麻麻。”

                    手机里马上传来了小姑娘咯咯的笑声,曦曦开〗心地叫了一声“麻麻”,然后就迫不及待地说道:“麻麻,我跟你♂说哦,粑粑,粑粑的手机响了,我都吓了一跳,然后,然后我看到是麻麻的电话呢……”

                    曦曦◤能辨认出来也不稀奇,上回她都用爸爸的手机给妈妈打过电话。

                    听着小姑娘依赖感十足的倾诉,墨菲的心情好了不少,今天从凌晨开始赶的通告给她带来的身体、精神上的疲倦都似乎被曦曦▆的笑声驱赶走了!

                    “你在粑粑的家,玩得开心√吗?”墨菲柔声问道。

                    “开心呀!”曦曦的笑声传了过来,都已经将妈妈的这个问题回答得清清楚楚,但她还是想要跟妈妈倾诉,“今天,今天我跟粑ㄨ粑搬家了呢!麻麻,你说是不是超酷的!”

                    墨菲惊讶地瞪起了眼睛,赶紧问道:“搬家?为什么搬家?搬去哪里?”

                    “因为粑粑说要搬家呀!”曦曦还不太能理解妈妈这么多问题,她疑惑地歪№了歪小脑袋,按照自己的想法说下去,“麻麻,我跟你说哦,我和粑粑住在大房子里了呢!比,比……比麻麻的房子还要大,超级大的!然后我超级喜欢的……”

                    曦曦在描述的时候,墨菲→脑袋乱糟糟的,陷入了可怕的联想——

                    “曦曦被杨轶带去哪里了?”

                    “他不会把曦曦带走,不把曦曦还回来给我吧?”

                    “为什么搬家都不告¤诉我?”

                    “为什么一整天都不给我打电话?”

                    虽然墨菲也不愿意相信杨轶是这样的人,可是,墨@菲隐隐觉得,这两次接触到的杨轶,似乎有了那么一点变化……

                    但墨菲此刻乱想中的脑袋,也似乎忘记了,杨轶哪里是会主动找她汇々报的性格?

                    杨轶从来没有主动给墨菲打过电话,包括现在的杨轶,也压根没有跟墨菲交代自己事情的想法,他又怎么可能跟墨菲沟通这个搬家的事情呢?

                    “麻麻,粑粑这里还◥有超级大的床,我要和粑粑,还有和麻麻一ζ起睡觉呢!”曦曦站着讲电话讲累了,索性抱着她刚才踮着脚尖在桌子上拿下来的手机,爬到软软的大床上,手机放在床铺上,自己扑□在被子上,咯咯地跟妈妈说道。

                    墨菲有点心不在焉,她还在想怎么跟曦曦询问,从曦曦的嘴里套出杨轶现在新住处的地址。

                    但这时候,给曦曦洗完澡←,自己去洗澡的杨轶回来了,他听到了∮卧室的动静,走过来,看了看曦曦:“曦曦,你在跟谁打电话?”

                    “粑粑!”曦曦看到爸爸,高兴地尖叫了一声。

                    小姑娘觉得妈妈、爸爸都“在”,兴奋得再也坐不住,只见她爬起来,白白嫩嫩的小脚丫在床上蹦着,手指指向了还搁在床上,被她跳得翻来覆↓去的手机,热情地说道:“粑粑,我在跟麻麻打电话呢!”

                    杨轶听到曦曦说是在跟▲墨菲打电话,他犹豫了一下,觉得自己不应该故作高冷,还是走了过来,拿起手机,在曦曦期盼的眼神中,和墨菲讲』了起来。

                    “嗯……是我。”杨轶声音很低沉。

                    “搬到学校这边,江城传媒大学,因为租了一个店铺,楼下可⌒ 以开咖啡店……”或许是有曦曦在注视着的缘故,杨轶居然耐下心来,心平气和地▓跟正在质问他的墨菲解释起来。

                    电话另一头,墨菲原本是憋了一肚子火的,但听到杨轶沉稳的解释,而且不是那种硬邦邦令人很难受的语气,墨菲∮一愣一愣的,想要再发火的时候,竟然发现自己的火气不知道什么时候烟消云散了。

                    和杨轶对话的时候,她的声音还是很清≡冷,但语气也放缓了不少:“那,你报一下地〓址,我明天过去看看。怎么都不告诉我呢?”

                    最后一句,墨菲不知不觉带上了一点嗔怪的语气,当然,不是很明显,墨菲自己也没有◥察觉得出来。

                    “好,等下挂断电话,我在短信上写给你。”杨轶干脆利落地回应道。

                    墨菲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一半。

                    但旁边的曦曦不依了,她在床▂上蹦着,两个小手还拉住爸爸的大手,着急地↑叫道:“不要,不要,不要挂电话嘛!我还要跟麻麻说话呢!”

                    小姑娘软萌的声音,还是冲淡了许多杨轶和墨菲之间的隔阂,杨轶简∩单地跟墨菲说了几句,便把手机递给曦曦。

                    曦曦还有很多话要跟妈妈说,因为今天她去学校玩了,有很多新鲜事想要和妈妈分享呢!

                    ……

                    第二天,墨菲@ 早早地结束了工作,按照杨轶给的地址,让司机将自己送到了江城传媒大学的北门。

                    在出∏发之前,墨菲倒也没有矜持,早早地给杨轶打了电话。所以,还没下车,她便看到杨轶站在路边等她。

                    短裤、T恤,就差人字拖(杨轶穿的是板◆鞋),这家伙居然穿得这么随意!

                    的士司机没有认出墨菲来,但他瞅一瞅一身深蓝色、带亮丝的包臀及膝的修身连衣裙、戴浅色︻墨镜、打扮得跟都市白领一样又漂亮又有着气质傲然的墨菲,再看看杨∑轶,眼中流露出来的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的难以置信的神情。

                    且不管的士司机,墨菲看到杨轶√这么不在意的样子,心里其实还是有点不痛快的。

                    但她没有太在意,走到杨轶的身边后,墨菲轻轻地哼了一声。

                    “走吧。”杨▃轶木着脸,淡淡地跟墨菲说道。

                    曦曦还在●家里等着,杨轶不是很放心。

                    当然,上楼之前,杨轶还是简单地跟墨菲做个介绍:“下面是咖啡店,现在还没装修,楼々上是住的地方。”

                    墨菲抿了抿嘴,看到杨轶换了一个住的地方,虽然还没看到里面如何,但她还是有点欢喜的,毕竟,以前杨轶住的地方实在是太杂乱、狭窄了!

                    但墨菲高兴的心情到嘴边,又变成了几声闷闷的嘟囔:“太偏,挑的是什么☉地方。”

                    两人之前的气氛有点尴尬,还好,上了楼梯,曦曦高兴的笑声一下子扫除了这点尴尬,小姑娘欢快地扑到了妈妈的怀里。

                    “麻麻,你想不想我呀?”两天不见,又是在爸爸家里得◥到百般宠爱,曦曦甜甜腻腻地在妈妈怀里撒起娇来。

                    墨菲其实挺想逗逗女儿的,但现在有杨轶在身后看着,她有点不好意思,也想在杨轶↘面前维持女强人的形象,所以她咳咳两声,让曦曦站回地上:“好了好了,很想你,但你也▓要乖一点。”

                    “我很乖呀!”曦曦歪着小脑袋,看了看妈妈的表情,然后嘻嘻地笑了起来。

                    曦曦迫不及待地拉着妈妈参观爸爸的大房子,因为昨∩天她跟妈妈介绍过,爸爸的大房子比妈妈的大很多。

                    走了几个房间之后,小姑娘蹬蹬蹬地跑回主卧室,她从床边穿过,两个小手抓着阳台的栏◢杆,清脆地叫道:“麻麻,咯咯,你快来呀!这里,这里,好多花呢!”

                    墨菲经过主卧的大床☆,准备去阳台跟曦曦看小楼外面的风景时候,她的视线也忍不住在那张可以说有点宽大的大床上流连。

                    “粑粑这里还有超级大的床,我要和粑粑,还有和麻麻一起♀睡觉呢!”曦曦昨天在电话里,软软的声音介绍,仿佛又在墨菲的耳边回响起来。

                    一起睡觉……

                    想到这儿,墨菲白皙的脸蛋忽然红了起来。

                    “不安好心!”墨菲羞涩地在心♂中骂了杨轶一句。

                    她不知道,以后这张大床不但没有成为“不安好心”的“主战场”,反而,因为这张大床被ω 曦曦霸占后,全家就除了这个房间,她和杨轶都……咳咳,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

                    “阿嚏……”正在客厅,把墨菲的鞋子放到鞋架上、把墨菲的』小西装挂好的杨轶忽然打了一个喷嚏。

                    杨轶抬起头,有点懵逼。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