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快三走势图基本图下载

  • <tr id='Qo5lEI'><strong id='Qo5lEI'></strong><small id='Qo5lEI'></small><button id='Qo5lEI'></button><li id='Qo5lEI'><noscript id='Qo5lEI'><big id='Qo5lEI'></big><dt id='Qo5lEI'></dt></noscript></li></tr><ol id='Qo5lEI'><option id='Qo5lEI'><table id='Qo5lEI'><blockquote id='Qo5lEI'><tbody id='Qo5lEI'></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o5lEI'></u><kbd id='Qo5lEI'><kbd id='Qo5lEI'></kbd></kbd>

    <code id='Qo5lEI'><strong id='Qo5lEI'></strong></code>

    <fieldset id='Qo5lEI'></fieldset>
          <span id='Qo5lEI'></span>

              <ins id='Qo5lEI'></ins>
              <acronym id='Qo5lEI'><em id='Qo5lEI'></em><td id='Qo5lEI'><div id='Qo5lEI'></div></td></acronym><address id='Qo5lEI'><big id='Qo5lEI'><big id='Qo5lEI'></big><legend id='Qo5lEI'></legend></big></address>

              <i id='Qo5lEI'><div id='Qo5lEI'><ins id='Qo5lEI'></ins></div></i>
              <i id='Qo5lEI'></i>
            1. <dl id='Qo5lEI'></dl>
              1. <blockquote id='Qo5lEI'><q id='Qo5lEI'><noscript id='Qo5lEI'></noscript><dt id='Qo5lEI'></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o5lEI'><i id='Qo5lEI'></i>


                第七卷 地仙 第48章 炼气木简

                    许纯真小小地展露了两手,却并未得到广清的另眼相看。

                    或者说别样相待。

                    自那天召去书房之后,广清完全像是忘记了这件事,在日常教导时,并未对叶小叶多看上一眼。

                    时日推移。

                    推移到一百多个小毛孩,其中任何一个都已经对清净经熟到不能再熟,熟到简直是说梦话都能熟ζ练非常地把清净经从头到尾地给背上一遍。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真的有小家伙说梦话了,也真的是在梦中背了清净经。

                    而梦中背书的熟练程度,似乎比他醒着时背还要更熟练一些?

                    这就小尴尬了。

                    这一日,再次轮到广清教导。

                    小院中,一百一十四个小孩坐得整整齐齐,每个人的小※身板都挺得笔直。

                    或者用笔直来形容不是很恰当,但是看起来,给人的感觉确实是笔直的。相较于当初第一天坐下时,虽然不是歪歪扭扭但也是参差不齐俯仰各殊的坐姿,此刻这些小孩的坐姿,让人一看就觉很有精神。

                    整体地看下来也很养眼、舒服。

                    而如果是一个修行者来看,就能看出一些更多的东西,然后大抵会对教导者大拇指点赞。

                    广清今天的教导有点特别。

                    她先是用她清亮的眸子整体地扫视了一下所有的小孩,接下来再次定定地看了好一会儿,而就当诧异在这些小孩心中升起时,她开始了点名,叫一个小孩上前背清净经。

                    这个程序之前经常是有的,但今天的特别之处,是从前到后,所有小孩都被点名了,也是所有小孩全都轮流地上去背了一遍清净经。

                    待这一遍程序走完,早已经过了中午,来到下午时分了,再过不了多久差不多就是晚饭时间了。

                    也就在不少小孩有些心浮意动的时候,广清说话了,她微微笑着,但是说出来的话让所有小孩一刹那全都“清醒”了:

                    “从今天开始,我们正式修炼。”

                    哗!

                    本来寂静的小院,被声浪直接引爆。

                    虽然每个小孩还是守规矩地仍然坐得端正,但眼睛却一个个地瞪得老大,没有交头接耳,却多了不少的侧头四顾,以及,就是嘴里或大声或小声的惊呼了。

                    “都起来,走,跟我走!”

                    广清脸上笑意扩大,然后一伸手臂,这般说道。

                    场中的热切情绪,再次攀升了不止一个档次,而片刻之后,按照小院中日常坐位的顺序,一百多个小孩有序地排成了行,跟在广清身后,出小院,过湖泊,左行右转地,然后来到了一个大屋子中。

                    屋子很大,里面也很宽阔,别说一百多个小孩,就是一千多个小孩一起进来,仍然还会显得空荡荡的。

                    但是在这个空阔大屋子的四壁上,有着从头到尾连绵不断的架子,而架子上放着一捆捆的木片。

                    就在这些小孩好奇地四望打量时,广清从门边的架子上抽出一个木筐,木筐里是一摞一摞的黑布条,然后,在广清的要求下,每个小孩都在脸上缠了一根黑布条,把眼睛给完全遮住。

                    还是能看见的,并不是一片漆黑。

                    但也只能见个模糊的影儿。

                    “四面墙壁的架子上,都是木简,你们根据感觉,每人挑一个。”广清说道。

                    许广陵不在。

                    许纯真不在。

                    此刻,就是纯粹的叶小叶。

                    叶小叶闭上眼,他既没有天眼的』视觉,也没有任何修炼造就的感应,但在单纯的沉静心识的感觉下,这一刻,他仿佛来到了星空中。

                    身边,或者说周围的那些架子上,遍布着一颗颗的星星。

                    又或者换一个“接地气”的说法,他是来到了一个菜园子中,身边,是一棵又一棵的蔬菜。

                    蔬菜的量很多。

                    而蔬菜的种类,更是五花八门。

                    有大白菜,有小青菜,有芹菜,有韭菜,有茼蒿,有茭白,有茄子,有辣椒……

                    几乎没有任何两棵蔬菜是相同的。

                    它们给人的感觉各异,或沉重,或轻灵,或朴素,或华丽,或洁白无瑕,又或通体仿佛都被看不透的黑雾给包裹……

                    “有意思,很有意思!”

                    只是感觉,就不知感觉了多久,然后,叶小叶根据自己的感觉,从木架上,取出了一捆木简。

                    “你们手里的木简,是我们凌霄宗的炼气法诀,嗯,现在不许打开。”

                    脸上的布条已经解开,一个个小孩看着手里的木简,哪怕是以往平常表现得最为沉静的那些,此刻目光中也全都透着向往或者急切,而随后他们又听到了大师姐这样的话:“好了,我们可以出去了,从今天开始,你们要重@新换一个住的地方。”

                    广和等在外面的路口。

                    而接下来,就是兵分两处了,广清带着女孩,广和带着男孩,在偌大的凌霄下院中,四处走动着@ 。

                    其实凌霄下院虽然很大,但这好几个月的时间下来,绝大多数小孩对这里面的环境都已经比较熟,而这时,他们就是熟悉又陌生地,被分配到散落在凌霄下院中不同地方的建筑中。

                    不再是四个人住一个房间了,更不再是所有男生住一排居舍。

                    所有人,被完全打散。

                    每个人单独地分到了一个住处,而且这住处不只是一个房子,更是一整个小院子。

                    晚饭前,所有人的新住处都已经安排好。

                    而到了吃饭的时候,今天吃饭的地方非常的热闹,比以前任何一天都要热闹,每个小孩基本上都是三五成群地坐在一起,然后又有端着饭碗来回走动的。

                    只是住处分开了,他们还在这个凌霄下院中,他们以后应该也还会一起跑步、上课等等,但这时,好多小孩却仿佛都正在经历一场生离死别一样地,有的拉着小伙伴的手不停地说着话,有的吃着饭,吃着吃着就趴在桌子上哭了。

                    种种情状,不一而足。

                    叶小叶这边,是四个人坐在一起。

                    老大风浩然,也是之前的舍长;老二宗平;老三叶小叶;老四青弧。

                    舍长什么的,从今晚开始就不是了,而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这样的排序,也不知道还能维持多久。

                    风浩然沉着脸,像是和其他的小孩打架打输了。

                    宗平耷拉着头,像是被大人给教训了一顿。

                    青弧小毛孩的眼眶红红的,像是刚刚哭过,又像是就要开始哭。

                    相比起来,叶小叶比较平静点,但他平常绝大多数时候都是这个样子,而且也沉默寡言的,所以其他三个小伙伴早就习以为常。

                    饭都已经吃完了,四个小孩坐在一张桌上,两边对坐着,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

                    “三哥,以后是不是就听不到你背书了?”好半晌,青◣弧小毛孩语气带着抽泣地说了这么一句。

                    叶小叶给了他一个白眼,“好啊,我还以为你是舍不得我呢,原来只是舍不得我的背书?”

                    听得这话,青弧咧着嘴,大概是想笑,但此刻他脸上的神情却是哭中带笑,笑中带哭。

                    “我们都要开始修炼了,修炼的时候,要安静,是不能几个人住在一起的。”风浩然不愧老大,懂得就是多,此刻虽然还是沉着脸,但也开始给几个小弟普及他所知道的东西。

                    终究卐不是别离。

                    所以弥漫在一百多个小孩间的离情别绪其实并没有多深重,谈着说着,哭着笑着,然后,就有点雨过天晴了。

                    熟悉的熙攘和笑闹,很快地就出现,并分散着弥漫在整个凌霄下院中。

                    叶小叶四人一起↙,先是去了风浩然的住处,然后去了宗平的住处,然后是叶小叶的住处,最后是青弧的住处。

                    这中间有一个小插曲,那就是宗平拐了好几个地方,然后才顺利找到了他的住处,其他几人这也才知道,他们的老二和二哥居然还有路痴的属性。

                    知道了彼此的住处,串过门之后,四个小伙伴终究是分散了,在天色渐晚时,各回各处。

                    当然,其他的小孩↓也都一样。

                    在三三四四地做了几个月舍友,以及几十上百地扎堆住在一排两排居舍之后,现在,他们第一次地,全都分散,每个人都有了属于自己的院落。

                    新的住处,新的床褥。

                    这一夜,也不知有多少小孩辗转反侧,睡不好觉。

                    而看着手边暂时还不许打开的木简,更多的小孩,应该是期待与激动并存,这样的心情应该会极大地冲散那种离情。

                    一直背着清净经。

                    背呀背呀背☉地,他们终于是要开始新的阶段了。

                    正式修炼!



                          无敌龙中文网欢迎您来,欢迎您再来,记住我们http://www.wudiun.com,注册会员